[大] [中] [小]
今年高考,陈奕君以653分的高分考入浙江工业大学建兴学院实验班。这个录取通知书晚了三年。 2014年夏天,陈奕君将从杭州富阳中学一年级升入二年级。开学后,教室在六楼,本该像牛犊一样强壮的男孩走得很吃力。事实上,我之前有症状。暑假期间,我一次都没打球,感觉很累,有时背会痛。 9月初,陈奕君感冒后发高烧。高烧将陈奕君带入了一个黑暗的世界。肿瘤就像巨浪一样,把陈奕君和这个普通的家庭都压在了悬崖边上,让他们措手不及。或许,这就是命运的考验。虽然,磨炼还在继续,但少年依旧坚强的度过了最糟糕的时刻。当他在高中二年级开始时被诊断出患有肿瘤时,那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。那年夏天,经过一系列的检查,当他被诊断出患有肿瘤的那一刻,他的母亲说天要塌了。起初,没有人告诉陈奕君他的病,但他知道这样不好。持续了20多天的高烧,没有人忍不住去想。护士不让你下床。从杭州调到上海后,陈奕君进行了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手术。第一次手术很成功,就在大家都以为一切都好起来的时候,肿瘤又回来了。当时,陈奕君的心情可以用绝望来形容。他原本以为,就算要复发,也需要几年的时间。爸爸妈妈鼓励我没事,其实我不太相信。那是他一生中最黑暗的时期。不能放弃,是父母的想法。经过多方询问,得知香港有一种非常昂贵的特效药可以控制病情,于是就买下了。一个月打一针,加上路费等,平均一药6500元。后来从患者那里得知,台湾同等功效的药可以便宜3000元,经济负担也略有减轻。之后,陈奕君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,开始了漫长的恢复期。无论求医之路多么艰难,我们都必须忍受。记者在上海阳光康复中心见到陈奕君时,他正站着伸展着身体。两次手术后,陈奕君只能长期卧床,父母经常要帮他翻身按摩。无法站立的陈奕君为了让双脚能感觉到地面,只能将床板绑在床上,转动床板站起来。陈奕君第一次能坐起来大概是在2015年4月。那个时候,他能够离开轮椅的靠背,整个上半身的重量似乎都压在了腰上,很重。是在当年的七八月份,你一个人扶我起来的吗?他转身问妈妈。两年来,多少个日日夜夜,父母陪伴、呵护着我。在康复中心,妈妈指着床边的一把椅子说,我在这把椅子上睡了两年。尽管她的脸上已经筋疲力尽,但她的母亲仍然努力微笑。她说,儿子坚强勇敢,给了她坚强坚强的勇气。坚持,稍等。妈妈还说:一定要帮助我,感谢那些关心和帮助过我们的人。五年的路上,太多的人给了他们力量:他们去上海医院好几次,必须在旅行限制之前到达,亲戚半夜一言不发地把他们赶走;巨额医疗费用清空全家,蔓延至四面八方。伸出援助之手;陈奕君休学期间,同学和好哥们去上海、杭州、家里看望陈奕君,生怕他无聊带来各种小说;老师们耐心地补充他的课程;学校尽可能提供方便、方便的家长照顾。两年后返校比其他人多花120分。 2016年,经过一年多的恢复,陈奕君已经好了很多。母亲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待在家里,鼓励儿子继续上学。陈奕君也想回学校。那年9月,陈奕君再次成为大一新生。回到校园的第一天,余冠元班主任就给同学们讲了陈奕君的故事,热烈的掌声让他心情舒畅。不过,他的身体适应能力不是很强。他只能上学半天,在家休息半天。后来,他可以正常上学,偶尔去医院复查。陈奕君早晚自习一直缺席,高中三年他的康复一直持续。现在,陈奕君基本可以照顾自己了。大多数时候,他坐在轮椅上,可以拄着拐杖走路,但他的重心并不稳定。毕竟躺了这么久,他的肌肉都有些萎缩了。在家中,陈奕君一边康复,一边做题;晚上父母给他按摩的时候,他会躺下背历史;上学的时候精力充沛,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,放学后可以自由安排的时间并不多。为了提高课堂效率,我比别人多花120分的努力。她妈妈手机里保存的一些照片让她感到自豪。和同学们分享物理学习心得的,是陈奕君。十七、十八岁的少男少女认真听着,围着这个小弟弟合影留念。满屏的笑容让妈妈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。今年高考653分,希望妈妈能住在学校陪陈奕君。我还记得三年前高考成绩公布的那一天。一个好哥们告诉自己,他以冷静的外表和冷静的心,在测试中获得了700分。今年好朋友也关注了陈奕君的高考成绩,不负众望,653分,爸爸妈妈有些遗憾。妈妈说他想去同济大学读土木工程,可是现在没办法,需要出去,他受不了了。对于这个结果,陈奕君很淡定,他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。这个暑假,一个多月来,妈妈陪儿子在康复中心学习了一些自理技能,比如坐轮椅的技巧。陈奕君的情况很特殊。目前,他的恢复已经进入瓶颈期。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他每天早上都会戴上脚托,晚上下班后父亲会继续给他按摩。妈妈说,因为我大学毕业后还需要陪我读书,我怕我的家人会筋疲力尽。陈奕君曾经想过放弃。他什么都懂,越懂事越好心痛。如果你有困难,你会想办法解决它们,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。看着妈妈早产的华发,他悄悄告诉记者,妈妈身体不太好,去年瘦了80斤。如果我在校外租公寓,接我不方便,而且还要额外收费。他知道,他的父母为了善待自己,花费了太多的金钱和精力。这个懂事的男孩有一个小小的愿望。如果学校宿舍不那么紧张,他可以让妈妈住在学校里陪他。 (本报记者黄伟芬) 原标题:5年前,他被诊断出患有肿瘤。经过积极的治疗和康复,他终于回到了学校,度过了最糟糕的时刻。他晚了三年拿到录取通知书。

友情链接: 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合作企业   

3.960627s